欢迎来到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今天是:
 微博微信

关于我们
矿业开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矿业开发 > 详情 >

回望雷波

时间:2016-07-21   作者:余嘉/文 李金忠、余嘉、周军   来源:207地质队   编辑:majy   浏览次数:2998

 从雷波回来有一段时间了,总是忘不了在小沟、西谷溪磷矿勘探项目和“兄弟们”一起出野外、爬山的时光,作为地质女儿的我,这次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出野外。

 虽然这次出野外只待了短短几天,并不足以让我看到野外工作的全貌,但身体力行地融入其中后,真切感受了一把“地家汉子”的野外情怀:那陡峭的羊肠小道、那隐藏在草丛里的蚂蟥、那直指蓝天的钻塔、那“分队长”和“指导员”、那一说一个笑的黄大师、那陪伴丈夫的“铁娘子”……他们总是在我脑海中闪现,我谨以稚嫩的笔,记录下那些片段和他们在野外生活中的悲欢离合。

 6月13日一大早从乐山出发,一路颠簸5个小时左右,到达项目指挥部——雷波县五官乡。一下车,映入眼帘的是一栋略显“贵气”的独栋“小洋房”,红色的大门,白底黑字的牌匾——四川省地矿局二零七地质队西谷溪磷矿勘探项目部。驻地周围是成片的脐橙,挂在枝头的小脐橙,被风吹得轻轻摇摆,空气中还夹杂着淡淡的果香味儿,院内葡萄架上垂下的一串串碧绿的小葡萄也在微风中翩翩起舞,它们应该都是在迎接我的到来吧?因车马劳顿产生疲倦感顿时烟消云散,心情舒畅地哼着小曲儿走进了项目部。

 西谷溪:遗憾多多  期待惊喜

 来雷波的这几天,每天出门的时候天都没亮,回到住的地方时,天早已黑了。白天行走在山间,烈日顶着晒,暴雨来临时又是狂风肆虐,雨点打在身上生疼。这里温差大、紫外线强,短短几日便晒掉了我一层皮,皮肤也黑了不少。

 我们一行人先去的是西谷溪磷矿勘探所在地斯谷溪乡,因矿区正在修路,所以必须赶在早晨7点封路前赶往矿区。6月14日早上5点,准时起床,前往西谷溪磷矿项目部“蹭早饭”。为了让大家能吃好吃饱早餐,保证白天爬山有充足的体力,厨师总是每天早上4点就起床开始忙活,我们去的那天也不例外。当天的早餐很丰盛,馒头、包子、稀饭、鸡蛋、面条、玉米……应有尽有,完胜星级宾馆的自助早餐。抓紧时间吃完早餐后,我们向目的地出发。在野外,女同志总是能享受到一些优待,比如出门前,有着爬山经验的同事提醒我,“爬山很消耗体力,多带两个鸡蛋。”厨师也真为我多准备了两个鸡蛋,出门的时候才从开水里捞出来,让我揣包里。隔着衣服口袋,我感受着鸡蛋的滚烫,心里也是暖暖的,这是一份来自长辈的关爱,也是一份来自同事的关心。

 出门的时候细雨纷飞,进入矿区的山路后,雨就越下越大了。根据经验,这样的大雨,多半会引发泥石流,截断上山的路。就在大家犹豫是否继续往上走的时候,其中一辆车在路上抛锚了。大家纷纷下车来,打着伞、戴着草帽,有的捡石头垫在车后轮上,有的帮忙检修车子,有的与山上的工作人员联系,了解山上的情况。果不其然,因山上暴雨,道路被冲毁,我们不得不打道回府。在返程路上竟又遇到了小型泥石流,一行人待在路边苦等一两个小时,等泥石流停止后,修路的工人用挖机帮我们开路。

 为了抓紧时间全面了解雷波所有项目的情况,我们只好先转战其他地方,待天晴后,重回卡哈洛。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的,项目部的工作人员怕耽误工作进度,而我们又怕在短时间内去不了矿区。好不容易等到天放晴了,6月17日我们再次出发去斯谷溪。这次上山的路依然不通,所以我们做好了步行四五个小时的准备。但没想到车开到半路上,遇到一辆大货车坏了,堵在路上。在等了近一个小时后,大货车还没修好。如果从堵车的地方步行进入矿区,据说要走七八个小时。经过反复思量,最终决定再次返回驻地。

 如此反复都没能到达西谷溪矿区,满满的全是遗憾,但这也让我对下一次再来雷波、再去矿区充满了期待,因为好事多磨,我相信再来斯谷溪一定会收获不一样的惊喜。

 小沟:山高任我行

如此陡峭的碎石小路,考验的是脚下功夫和眼神儿

回望来时的路,我们征服了这深沟险壑

 在斯谷溪乡吃了“闭门羹”后,我们转战小沟乡。来这里也不是顺利地一次性就上山了,同样因为天气原因,我们来回跑了两趟。因为暴雨引发泥石流,上山的大路被冲毁了,我们只好步行上山。为了防止蚂蟥钻进裤子里,我学大家用袜子扎紧裤脚,跟着大部队一起踏上了蜿蜒在山间、陡峭的羊肠小道。

 虽然我生在地质队,长在地质队,但真正这样爬山还是第一次。前半程走得比较轻松,或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所以对于大家的提醒“注意调节呼吸,注意脚下的步伐”没太当回事儿。爬到半山腰后,才体会到什么叫“爬山也是门技术活儿”,越往上爬越觉得头重脚轻,走三步歇一步,慢慢就落在了最后。好不容易走到2/3时,我实在迈不动脚了,只感觉头痛、眼花、胸闷、冒冷汗、呼吸困难、手脚发麻、恶心想吐。此时的我再也顾不上草丛里是否会爬出蚂蟥或是毒蛇,只想靠在山坡上休息。我大口喘着气,抬起头,一边拍着胸口,一边朝上面的人摆了摆手,用尽全身力气朝他们喊:“我走不动了,在这儿等你们吧!”他们鼓励加“吓唬”地对我说:“别靠着休息,越歇越走不动,再坚持一下,上来了就好了。我们待会儿下山走另一条路,你一个人走不怕被拐跑了?”听到这话,我有点骑虎难下了,往下看了看,离山脚已经有很长一段距离了,再抬头望了望,其实到上面也没几步路了,我咬咬牙,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吧。后来他们告诉我,今天走的这段山路虽然碎石多,但路况还算好,矿区的东面海拔更高,全是腐泥路,天晴尚好,遇到下雨天,一脚踩下去全是稀泥,随时让你感受什么是“人走过去了,鞋还在稀泥里”。

 当我最终爬上山顶,来到机场时,回望来时的路,感受一览众山小,眼泪刷刷刷地往下流,顿时觉得心慌气短、手脚发麻什么的都是值得的!而且此时的我也可以自豪地告诉老爸:“我不再是那个你背着上山的小姑娘了,我已经长大,可以自己爬上机场了!”

 他们都是地质人

 除了爬山颇有感触外,在这里还听到了好多动人的故事,同样让我感触很深。兄弟们都说,虽然离家几百公里,但在爬了一天山,回到驻地后,仍然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因为在这里,不仅有大厨精心准备的家乡菜,还有一群相互鼓励打气的好兄弟。

 找到当分队长和指导员的感觉

 端午佳节,本应与家人团圆,共享天伦之乐,可为了赶在雨季来临前完成既定的工作量,大家只好继续留在工地上,在项目上过了一个简单的节日。晚饭后,项目负责人李鹏程和雷波临时支部书记曾加明正准备休息,突然发觉不对劲,项目上几个年轻人哪儿去了?平日里这几个家伙可没这么规矩,俩人一合计,决定去他们宿舍看看。敲开他们的房门,好家伙,一地东倒西歪的啤酒瓶、几个垂头丧气的年轻人又喝上了。见这情形,俩人坐下,想听听他们究竟在想什么?短暂的的沉默后,几个年轻人打开了话匣子。今年出野外的时间较长,他们没法照顾家庭,觉得亏欠了家人,而且因为经济形势不好,收入骤减,房贷、车贷、养孩子,生活压力可想而知!絮絮叨叨的言谈之间,几人的情绪更加低落,沮丧之情溢于言表。作为项目部的“领头人”和“精神支柱”,李鹏程和曾加明用自己年轻时出野外的经历来劝他们:现在的情况和当年相比,已经好很多了,至少现在没事时还有手机玩不是?再说了,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要有做下去的勇气,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或许这个行业的春天就在明天也未可知呢?好不容易做通小伙子们的思想工作,已是子夜时分。事后回忆起这事儿,他俩都笑说觉得仿佛回到了当年地质队设分队长和指导员的时候一样,“当时那种情况咋个办?我们只好一边陪他们喝酒,一边劝他们。这分队长和指导员不好当啊。”

 还有一位技术人员,某天接到家人的电话,年幼的孩子摔伤额头去医院缝针,他内心焦急,心疼孩子,却不能陪在孩子身边。挂掉电话后,他出去洗了把脸。他把头深深地埋在水里,迟迟不肯抬起头。好一会儿,当他抬起头来时,满脸是水,分不清到底是洗脸水还是泪水,但红红的双眼和故做镇静的语调却出卖了他极力掩饰的伤感。“分队长”和“指导员”见状,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开了瓶酒,拍了拍他的肩膀,陪他一杯接一杯地干了起来,此时任何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无声的陪伴胜过了一切言语。

四个男人一台戏

谈判工作进行中

 项目初期,协调工作是重头戏。因地处少数民族地区,加上特殊的彝族文化风俗,所以在雷波要顺利开展协调工作,喝酒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平机场占用土地和用工的事,安全工作部副部长兼雷波临时支部书记曾加明、西谷溪项目负责人李鹏程、技术人员杨彬和胡耀中四人,带着啤酒走进了斯谷溪乡某村支书家。

 虽然四人并没有提前演练过,但到现场后很快就“入戏”了。杨彬和胡耀中先登场,谈政策、讲文件,有眼有板地唱起了红脸。可这位村支书无论杨彬和胡耀中俩人怎么说,关于占地赔偿的事儿就是不松口,还反过来给他俩讲“道理”:“我们唛,以前平个机场和赔偿是一万二哦,现在唛,工资翻了三倍喽,那现在唛,平个机场嘛也要翻三倍啦,要三万六啦。”杨彬和胡耀中给他再讲政府文件时,他推脱道:“汉语唛,我听不懂哦。”把俩人急得差点想动手了。就在双方有点剑拔弩张的时候,曾加明和李鹏程登场了,他们招呼杨彬和胡耀中坐下,跟村支书先干一瓶酒再说。一瓶酒下肚,村支书的情绪缓和了一些,眼看火候差不多了,李鹏程就开始给村支书讲政策和勾画今后的生活蓝图:“你们这山上是有矿的,你们县政府和乡政府都非常重视,还下了文件,要你们村上做好协助工作,你看你们乡长都签字了的。将来是要在这儿建矿山的,你们也不用再去外面打工了,你还可以当工头,组织村民在家门口就可以挣钱,哪点不安逸喃?我们占你们的地只是暂时的,等我们用完了,地还是你们的。再说了,你真以为你那块地有那么值钱哦,信不信我赔了你的青苗费,自己拿锄头就把机场平了。”

 就这样,在四人红脸、白脸的轮番轰炸下,以及一瓶又一瓶啤酒的“友谊合作”下,最终说服了这位村支书,以远低于他当初的价格把平机场的事搞定。事后曾加明称赞李鹏程不仅懂技术,居然还会给彝族同胞讲政策、勾画生活蓝图,而且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在做,是个很有责任心的项目负责人。

 粗犷的汉子也柔情

 在小沟项目部,有一位和蔼可亲的司机,人称“黄大师”。来雷波的第一天,黄大师就提醒我穿的鞋子不对,晚饭后便带我去一家“专卖店”(专卖解放牌胶鞋)买鞋子。他像个长辈一样,从选款式到讲价,全程替我“包办”完,真想不到这个表面粗犷的汉子竟然如此细心。风趣幽默也是黄大师的一个标签,犹记得去年我们支部活动去雷波寻根,刚好我坐他的车,一路上就被他风趣幽默而朴实无华的语言逗得哈哈大笑,完全忘记了我们是在紧贴着悬崖的山路上行驶。而这次来雷波,我又乐了一把。某天吃完晚饭,我在驻地外面的小路上散步,走了一圈回来满手满脚都是被蚊子咬的红疙瘩,我看其他人都没被蚊子袭击,问道:“你们这儿的蚊子还认人啊,怎么只咬我?”黄大师哈哈大笑,说:“你不晓得啊,我们这儿的蚊子都是公的,专门咬美女。”听他这么一说,我也跟着乐了。而最让我佩服的是他在雷波的好人缘,从2008年小沟磷矿详查开始,他就“混迹”雷波,与当地老乡非常熟,只要是到了有人居住的村落,一路上有无数当地人跟他打招呼。不仅如此,还能在这里享受“特权”,只有他才能用白糖跟当地人换土鸡蛋,其他人用钱都买不到呢。是什么让这个皮肤黝黑、一说一个笑的汉子在当地如此受欢迎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这次来雷波,我明白了,在路上碰到好几个搭顺风车的老乡,我明白了。他总是能搭就搭,实在坐不下,能帮忙搭点东西就搭点东西。就是这些实实在在的小事,让黄大师在这里备受欢迎,靠刷“脸卡”就能走遍各个乡村。

 地质队的“铁娘子”

 在去小沟矿区的那天,我是最后一个走到机场驻地的,为了让我多休息会儿,机长的妻子专程等着我,陪我继续往机场上走。爬山的时候,阿姨很照顾我,帮我拿相机,牵着我走过危险的路段。或许是因为好不容易来了个女性,她跟我聊了很多。她告诉我,她主要负责机场的伙食等后勤工作,隔几天就会下一次山,采购一些生活物资,有时候甚至一天都要跑几趟。我半开玩笑地说,这山这么高,要是我住这上面,每次回来了就不想下去,下去了就不想上来。她告诉我,其实走多了就不会觉得有多难爬,因为丈夫的工作性质,更难爬的山她都去过。“常年跟着丈夫在大山间穿梭,不想家吗?孩子怎么办?”我问她。她略显无奈地笑笑,说:“当然想家,但你叔叔年纪大了,一个人在山上我总不放心,工作上的事帮不上忙,至少我能让他吃好吃饱。孩子嘛,大了,有自己的生活。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再去帮也不迟。”一路上,我和阿姨家长里短地聊着,很快就到了机场。

 其实在钻探机场上,除了这位阿姨外,还有很多位这样的阿姨、大姐,她们是一群点缀在男人中的鲜花。她们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舍弃了花裙子,舍弃了护肤品,舍弃了在家照顾孩子,跟随丈夫常年驻扎在山上,帮机场上煮饭、洗衣,做好一切后勤保障工作,有时还会为暴脾气的丈夫做好协调工作,她们是咱们地质队的“贤内助”、“铁娘子”!

 原本我想把这些奋战在一线的地质人好好歌颂一番,但他们告诉我,他们只是一群用脚步丈量大山,用双眼发现地下宝藏的普通人,他们并没有那么高尚、伟大,只是选择了干地质工作,就得有过硬的心理素质和必要的敬业精神才能长期坚持下去;常年转战东西,行走南北,这种近乎飘泊的生活注定他们与家人聚少离多,内疚时常会有,但对于地质工作的热爱却驱动着他们一直行走在山间,永不停歇。



首页 | 联系我们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人民北路一段25号(邮编:610081)
TEL:028-83232612(白天) 83222547(夜间) FAX:83230688 E-mail:scdk-bgs@scdk.org.cn 查看交通位置图
访问次数:1036455次 蜀ICP备15034409号